出去快活竟然碰到UTSC同学?

上次Yuumi同学的投稿之后,好多人来问小狐说能不能发一下渣男的微信来避避雷,甚至还有
要小狐曝光的(不知道的小朋友可以看一下上一篇文章),小狐这边实在没办法哟,虽然恶意
传播千错万错,但是这样曝光人家的隐私,也是不对的!


文章发出去几天后,小狐又收到同学K的投稿,他说自己身高不高,因为长相比较自卑,找不到女朋友,为了解决需求,就出去找了一个粉灯小黑屋(加拿大这边很多),但是经过一点点细节的推敲发现居然是大学同学!

 


话说K同学疫情期间本来想回国,但是因为回国后黑白颠倒的网课和企图升天的机票价格望而
生畏,于是留在了半开半封的多村,身为UTSC的一名平平无奇的学生,时常感叹既生高富帅
何生我自己,遇到喜欢的女孩子也不敢开口,甚至第一时间都会觉得喜欢别人都是一种妄想。
只能对着国际一线双人动作片网络门户P站一人独揽“针线活”。

随着封城越来越久,寂寞的内心也逐渐躁动起来,恶趣味的老司机朋友给他推荐了一个快活的小网站,K反复内心煎熬,最后兽欲战胜了理智,周日约了一个小姐姐出来。(疫情没有结束,都给我乖乖注意安全!)
石矶江水夜潺湲,半夜江风引杜鹃。如沐春风般的快活带走了K的寂寞与思绪,带不走的就只有那一头暗红柔软的长发和手臂内侧那几串她最喜欢的歌词纹身留给小K的记忆。

 

当周一的K被闹钟吵醒自己美梦时,他还在努力回味梦里的一切,突然发现网课要开始了,急匆匆地打开电脑进入学校网站的网课界面时,一个熟悉的发色映入眼帘,可能是没了妆容,也可能是昏暗的灯光,那曾发生的一切仿佛若隐若现,又恍然如梦。一节课都没有平复下心情,手足无措的他一直低着头,甚至不敢看一眼。他没有跟任何人说也没有告诉他的那个朋友,不知是想维护她的名声还是想让她只属于他自己一个人。
连着几天日思夜想,K又在周末找了一次,还是一样的体验,还是一样的快活,多的是仔细观察了一下各种细节,包括耳垂轮廓,耳钉位置,还有美甲的样式。
当再一次打开网课的摄像头,小姐姐无意抬起的手臂和下落的袖口,那几行黑色的纹身,印证了他所有的猜想,晚上的她和摄像头里,睡眼惺忪青春的样子截然不同,两种样子无一深深吸引了小K同学... ...


小狐不戴有色眼镜看人,任何人的故事和经历在不了解的时候不能轻易下结论,虽说赚钱不分
高低贵贱,但是当K说想努力改变自己去追求的时候,小狐还是劝说了一下K.
不知道各位小朋友怎么看,如果有想法可以评论一下。如果有投稿或者需要都可以随时滴滴,
小狐愿意做一个沉迷于故事的讲述者

WWW.FOXYME.CA

Leave a comment

All comments are moderated before being published